历史咨询

风情大连_国内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6-01 01:2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世界那么大,遇见大连,是偶然也是必然。与大连的不期而遇,并非是心往而久的早前约定,而是一场说走就走的临时起意之旅。

一出周水子机场,酷爽的天气一下子将江南盆地带来的潮湿闷热驱赶而尽。机场口的士司机一句“老弟,上车!”东北汉子的热情扑面而来。这一冷一热,便让大连在我心中投下好印象。

欣赏看世界,左右皆风景,连路上的红灯都是快节奏生活中的稍息驿站。

临近黄昏,如愿到达歹街。街道两旁密布民国风的仿古建筑,日式风格的店铺间或穿插其中。百来米长的窄街上空挂满了红灯笼,底下数十家美食坊前人头攒动。按图索骥美食攻略,点了份蛋包饭,半凝固的蛋液包裹炒饭,淋上番茄酱,红黄相间,秀色可餐。加上后几天饕餮的海鲜大咖,狂野的滨城风味彻底征服了我的胃。

歹饭(意即吃饭)后出歹街,橘黄的路灯拉长了我的身影。身在异乡,唯有在夜晚可以放肆地享读风情万千的城市。此时,坐上老式有轨电车,任由它驶向何方。笔直开阔的街,高耸不一的楼,流离闪烁的灯,匆忙奔波的人,忽隐忽现地映照在穿梭了百年的慢车厢上。不语的乘客和司机仿佛是默契客,只管悠闲向前。这种半梦半醒的感觉,陶醉了每一颗在旅途的心。

某个空旷广场,一位扎着马尾的小伙子肩挎吉他,弹唱着一首《再见青春》。这忧伤胜过呐喊的声音,被风送至角落,感染着周围每一个忘了鼓掌的人。连我这个不惑者,都有些泪崩:未曾细细品味青春就要匆匆步入中年,能做的只有一笑而过了。

赶到著名的星海广场,恰逢“啤酒节”。这一大连永不落幕的节庆,引来了无数啤酒爱好者。只见啤酒大蓬占满广场,啤酒品牌云集,摇滚盛宴此起彼伏。四面八方的人在畅饮区干杯海饮,我也拎上几瓶,席地而坐,欣赏星海湾与马栏河的旖旎风光,慢品慕尼黑风味,呼吸着满是啤酒香的空气,醉眼蒙胧地躺在那里,思绪放空,与海同眠。

到滨城,看海是自然的。我曾到过海南、厦门、秦皇岛,但在东北看海还是第一次。从未想到辽东半岛的海是如此干净不腻人。不管在棒棰岛,还是金银沙滩,踩着鹅卵石,裹着细沙子,舒服至极。

沈从文最爱大连的海,外国人说在大连看海是天堂般的生活。于我而言,在此品海最好是在莲花山上闭目听风,用心读一读涛声,以期洗去身上空乏的烦恼。

既然找到了一个理由快乐,幸福就溢满莲花观景台。落日余晖斜照,我把这张没写地址带着薰衣草花香的明信片,衔给眼前这只鸽子,任由它送向何方。

背着行囊,闪躲在街头。放眼大连,这里就像十九世纪的油画,充满着浓郁的万国风情。东港威尼斯水城富有情调,坐上贡多拉船喂食海鸥,享受惬意时光,弥补了没去过意大利的遗憾。在俄罗斯风情一条街上买个套娃,带块巧克力,喝杯咖啡,再吮上几口伏特加,过一把俄罗斯老爷们瘾。到日本京都风情街泡泡温泉,躺躺榻榻米,尝尝寿司,风月同天下体会了山川异域。只有看到一块块“旧址”碑时,耳边蓦地回响起那首《再见青春》。大连的历史曾是遍体鳞伤,如今带着花谢曾开的芬芳告别过往,已然自信出发。

华灯上微风熏,我慵懒地散在木栈道上,璀璨的烟花在苍穹下忽开忽灭,诉说着曲终人散的美。

再见,浪漫之都。请允许我珍藏一份不舍的情愫悄然离开。归来后,余音绕梁,我的脑海里久久都是滨城的水、光、酒,还有那个扎着马尾唱着忧郁歌的大连男孩……

如斯,渗透那么一点风情,纵使人间真如铁,生命亦会更加绚丽多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