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技前沿

2020上海电影节最后一场活动 是枝裕和“出现”时现场

发布日期:2020-08-07 01:5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东方网记者熊芳雨8月2日报道:2020上海电影节最后一天,是枝裕和出现在大师班的屏幕上,现场观众激动地有些坐不住了。今年的电影节很“特别”,当代影坛大师级人物们,因为疫情无法来到上海,大部分是通过线上连线的形式出席“大师班”。这也是上影节“大师班”创办以来第一次,现场限定入场人数,与大师们“云上”相见。也因此今年“大师班”在线上“敞开大门”,进行延时播出,对于无法抵达现场的人来说,不失是弥补“遗憾”的好机会。

是枝裕和透露在电影行业这个循环中,有了观众,才有制作电影的人,如何让这个循环保持下去非常重要。“受疫情影响,现在很多导演开始尝试拍摄远程电影,是有意思的新尝试,但我不会去做。我对发生的事消化比较慢,我喜欢用作品表现眼睛感知不到的变化,也喜欢用作品表达大众比较不容易看到的东西。”

疫情期间是枝裕和在做什么?“我喜欢恐龙,就拿铲子去挖化石了,还真挖出来了”,是枝裕和有些调皮地说道,此外问到最想合作的中国人,他表示非常想跟黄海合作,《小偷家族》在中国上映时有张海报就是黄海制作的,特别喜欢。

冲破以往局限,云上“大师课”机会难得

据悉,今年的“大师课”请来了贾樟柯、詹姆士?沙姆斯、奥利维耶?阿萨亚斯、河濑直美、拉夫?迪亚兹、丹尼斯?维伦纽瓦、是枝裕和,不同风格的电影人,各个都是当代影坛大师级人物,吸引了不少影迷的目光。在微博上,从7月17日宣布举办至今,“上海电影节”的微博话题增量超3亿,#上海电影节大师班##沙丘导演谈甜茶张震选角#等微博讨论度都达几千万。在是枝裕和的宣传微博下,更有不少专业人士抛出上百条问题,称其为千载难逢的向大导演提问机会。

记者了解到,不仅是大师班,金爵论坛、“中国影视之夜”等电影节重要活动也悉数在“云端”播出,还首次贯通了电影市场和电视市场,以国际影视云市场的方式实行全线上举办,这样线上线下的联动,产生了意外的效果。一些海外展商在申报电影节时就表示,“我们用不着携带展示物料旅途劳顿,云市场功能齐全,成本低、又便捷,这是非常棒的’上海方案’。”

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的学生张鹏(化名)今年就在视频网站上收看了大师课,他告诉记者,印象最深的是贾樟柯那场,“科长”说自己疫情期间在贾家村弄弄庄稼,种种西红柿、豆角来调剂生活,跟我这几个月在农村老家的生活很像。“有句话印象很深刻,贾樟柯提到中国为什么这么有韧劲,与我们有广阔的农村有关。大多数生活在城市的人都有个老家,我们有这样稳定的后方,农村生活对电影创作有积极意义。”

张鹏说,同样是“隔离”在农村老家,电影大师的感悟也让我重新理解自己的生活。电影行业一直没有复工,本来心情有点“丧”的,但被大师“指点”过后,相信我们能拍出更有电影感的电影,因为我们重新理解了这个媒介。

今年的电影节,仿佛插上了互联网的翅膀,冲破了传统办节的局限,获得了远超以往的参与人次和广泛关注。

影迷抢票不易,电影人戴着口罩“接头”

“特别”的电影节,没有开闭幕式,不设红毯,不评奖项,所有影片公映场次上座率降到30%,让今年的观众也变得格外珍贵。往年专业影评人毛尖都要手握数十张电影票,流连于各大电影论坛间,与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们“交锋”。“今年看得电影算少的,经典影片里小津和费里尼的片子抢到了,还看了几部中国导演的新电影”,毛尖说,今年票这么难抢,很多外地朋友都没来,不过大家看电影戴着口罩,碰上也跟“接头”似的,很难认出来。

“有些感慨的是,每次电影放完观众的掌声都很热烈,电影人不容易,看电影的也不容易。”毛尖说,隔着两人坐,让人感觉热烈中略感凄凉。

上海市民小季在今年电影节看了10部电影,一半是在不同电影院,由于今年不能跨影院取票,这让她的观影之路变得有些坎坷。“一开始抢到6张,后来因故出了2张,又收了4张”,小季表示今年观众票少,大部分“只换不出”,所以辗转于各种电影小组蹲票,就算不停刷,热门票也是几秒钟就没了。最后收到的票也是不同影院,一家一家取票有点辛苦。“2010年我还在读大学时,就和同学们一起经历了电影院排队买票的日子,算是老影迷了。”小季透露,今年电影院“安静”了很多,大家间隔那么远,戴着口罩也不能吃东西,完全杜绝了聊天的情况,从观影体验来说是舒适的。

今晚,上海电影节已闭幕,借着上影节的“东风”,影视行业的复苏肉眼可见。正如大师班中,导演奥利维耶?阿萨亚斯在连线中说的,“今年对于每个电影人来说,都是特别的一年,上海国际电影节的举办,象征着希望”。据悉,之后上海还推出“上海观影惠民季”,直接对市民购票进行补贴,电影终于回来了。